兰 州 知 青 的 插 队 岁 月

时间:2019-9-16 16:25:45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点击:3507 打印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毛泽东同志发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伟大号召。全国上下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一批又一批知识青年,从繁华的大城市来到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插队落户,开始新的生活。
    一九七四年春天,土门公社在和乐大队河北队和前庄队各设立了一个知青点。给我们前庄队分配了十一名兰州知青插队名额。听说这个消息后,全队上下提前几天就忙活起来。队长调配几个精明能干的小伙子打扫生产队办公室(因知青点房子正在修建中,临时住这里)支木板床,盘锅灶,购买灶具,磨面粉……几个妇女和发面,蒸馒头,就象庄户人家办喜事一样迎接知青们的到来。 

五月的一天上午,一辆草绿色解放牌卡车拉着好多穿着时髦的青年男女来到村子里,停在生产队办公室门前。社员们也早早收了工,等候在那里。一阵“劈里叭啦”的鞭炮声过后,知青们下了车,年轻小伙子,姑娘们迎上去接过他(她)们的行李,往房子里搬。铺床的铺床,端洗脸水的端洗脸水,做饭的做饭,热情地接待他(她)们。我当时刚从高中毕业,是回乡知识青年。看到这些下乡知青一个个头戴黄军帽,身穿蓝里泛白的工作服;女知青都扎着清一色的短辫,精神抖擞,煞是好看,心中暗暗羡慕。

这十一名知青是:男生,王培荣,王霄亭,褚建民,曾顺利。女生,王宇红,张海燕,宜菊兰,盛晓莉,杨瑷,孙辉,吴晓明。
   知青们到来后,休息了三天,也大致了解了农村的生活习俗和生产队的基本情况。生产队会计为他(她)们每人开设了个人收支明细帐户,就正式成为我们队里的新社员。和社员们一起参加生产劳动,开会学习,挣工分,参加年终分配。 

知青们从大城市来,从小过着无忧无虑的优裕生活。一下子来到穷乡僻壤,过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汗珠子掉地摔八辦的农村生活,实在反差太大。首先是吃水不习惯,知青们在城里吃干净的自来水,农村里吃混浊的涝池水。一开始他(她)们皱着眉头硬着头皮吃,经过一段时间也就慢慢习惯了。其次是上厕所,知青们在城里上水厕,农村里则是旱厕。土坯泥个一米多高方形的土圈圈,能避住人既为厕所。冬天还可以,一到夏天苍蝇乱飞,气味难闻。第三是劳动强度大。城里学生娃娃,一个个细皮嫩肉的,干重体力活真有点吃不消。生产队长尽量安排他(她)们干轻一点的农活。春耕时男知青拉牲口,搭籽种;女知青撒化肥,拣籽种,拌农药。在植树季节,知青们和本地回乡知青共同平整了一条长约一公里的林带,栽植了二白杨三千多株。被人们称为“知青林”。现在这条林带几经更新,还旺盛地生长着,大一点的树木己长成栋梁之材。夏收前,知青们在程繁队长的带领下,到祁家煤山子拔苦豆子,每天他(她)们背着水壶和干粮早出晚归,拔上苦豆子称斤记工分,背到生产队羊圈上晾晒,然后队里用马车拉运回来拥山药。夏收时知青们看田,拉麦捆子;打场时摊场,拉麦草;浇水打坝时看水口子。秋天就和社员们一起平田整地,兴修水利,活跃在农田基本建设第一线。平田工地上红旗招展,广播里歌声嘹亮,知青和社员们三人一辆架子车,来往穿梭,川流不息。劳动热情非常高涨。
知青们来时带得书比较多,什么《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等四大名著,《钢铁是怎样练成的》,《烈火金刚》,《平原枪声》,《苦菜花》等。最吸引人的是他(她)们还带有手抄本《第二次握手》。我经常向他(她)们借书看,一来二去成了好朋友。        知青们很活跃,每当夜晚他(她)们就自娱自乐,唱当时的流行歌曲,也唱他们自编的《知青之歌》,至今我还记得开头两句:“我们是兰州的知识青年,插队落户来到古浪县……”。有的知青拿出自己的收音机,收听一些红歌和经典歌曲,村子里的青年男女和小孩们,都被吸引过去。有些爱好音乐的社员也会掺和在知青中间,一起唱歌娱乐。

 这年国庆节的时候,知青们搬进了新修建的砖木结构,窗明几净的知青点房子里。搬家这天,房屋门框上贴着鲜红的对联,社员们纷纷前来鸣炮祝贺,帮忙搬东西。知青们都怀着喜悦的心情,给社员们倒茶装烟。        经过半年多的插队劳动,学习,组织上加深了对知青们的了解。他(她)们年轻有为,各有所长。第二年春天,女知青王宇红大胆泼辣,组织能力强,被选为和乐大队革委会副主任,分管妇女,共青团工作;张海燕劳动热情高,责任性强,被群众推选为前庄生产队妇女队长;晚上一个人在瓜棚里看瓜,不让集体财产受损失,多为群众增加收入。宜菊兰细高个子,文文静静,讲一口普通话,担任全大队农田基本建设工地广播员,负责放广播,播送一些工地进展情况和表扬好人好事的广播稿。男知青王培荣能说会道,交际能力强,和大队主任马廷珍一起去会宁县调运过山药籽种。和我交往甚密的要算王霄亭了,他笛子吹得好,他带来的两截笛吹起来悠扬动听。他经常爱吹得曲子有《扬鞭催马运粮忙》,《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等笛子独奏曲。在他的指导下,我也学会了吹笛子。他爱好写作,闲暇时间我跟他探讨写作体会。他美术字写得不错,我配合他多次为生产队出墙报,为大队写大幅标语。记忆最深刻地是我和他套上生产队的骡车子,去八,九十里外的曹家湖给修水库的社员送口粮。那天我们一大早就拉上面粉出发,经过多半天的颠簸,下午四,五点钟才到工地上。将面粉过称后,如数交给我队工地负责人,吃过晚饭在工棚里(其实就是一孔窑洞)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又踏上了返乡的路程。因出色的完成了送粮任务,一路上我俩坐在骡车上又说又笑,唱着欢快的歌曲,领略着沿途秀丽的景色:只见曹家湖波光粼粼,水平如镜,一些野鸭子和不知名的水鸟在水中游弋或在水面上盘旋飞翔;公路两边高山耸立,铁柜山上工人们正在开采矿石,老远就听到轰隆隆的爆炸声;古浪水泥厂的高烟囱里冒着浓烟,厂内机器轰鸣,正在生产水泥。古浪河里流水潺潺,甘酒石静卧在公路北面,向人们诉说着沧桑的历史。南面的山上树木苍翠,灌木碧绿,鸟语花香,令人陶醉。这年下半年,我担任大队文书,同知青们的交往接触更为频繁。记得河北知青点上的女知青张鸣芳文化程度好,特长音乐,被抽调到和乐小学当民办教师。那年正好搞农村远景规划,河北点女知青张红延人机灵,普通话讲得好,被选调为讲解员。到冬季农闲时节,大队将这些知青和本地有文艺特长的回乡知青组织起来,成立业余文艺宣传队,排演文艺节目。主要节目有《送饭路上》,《敢教日月换新天》,巜学习大寨赶大寨》,《我们是公社铁姑娘》,巜移风易俗树新风》等,到各生产队巡回演出。知青杨爱,孙辉,盛晓莉,张红延,王金环,王霄亭;回乡知青我和程宏国等为主演。过春节时还到土门街陕山会馆广场的舞台上参加文艺汇演,得到了广大群众的好评。
    一九七五年年底开始,知识青年陆续返城。有的上学,有的招工,有的顶替父母工作。记得最后回城的是女知青杨瑷,此人忠厚老实,群众基础好。她被招到古浪县劳动局工作,后来与县委办干部,泗水人士杨辉结婚生一女孩,两年后杨辉病逝,过了一段时间,她也返回兰州。
    岁月匆匆,光阴似箭。四十多年弹指一挥间。知青回城后,我与杨瑷在古浪见过几次面,与白银公司一条山农场冶炼厂上班的王霄亭和兰炼财务处的张红延以及兰州十里店石油技校的张鸣芳有过几次书信来往。所幸这些书信原件至今我还保存着,见证了那个年代,具有非常珍贵的史料价值。  在农村插队的这几年里,知青们给农村带来了新思想,新观念,新风尚。对农村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他(她)们在农村中锻炼了坚强的意志,历练了人生品格,以及不怕吃苦,忍辱负重的精神,在许多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独当一面,成为祖国建设的有生力量!
兰州知青,你们好吗?请你们到第二故乡来做客。你们曾经留下足迹,洒过汗水的地方,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百分之九十的人家住上了砖瓦房,户户用上了自来水,早就告别了吃涝池水的年代。村庄道路打成了水泥路,网络实行了全覆盖……今年八月二十一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古浪,视察了黄花移民区和土门八步沙林场,还手握银锄,亲自压草治沙,这是故乡人民的光荣和幸福!八步沙其实离我们村子只有七,八里路。你们回城后,八十年代初六老汉才联户承包治沙造林。六老汉之一的程海老汉,就是我们前庄队的人。经过三代愚公的不懈努力,八步沙现在已是绿树成海,环境优美,移民开发,高楼林立的沙漠绿洲。你们可能在电视里和网络上已看过,还是请你们亲自来走一走,看一看。父老乡亲们将伸出热情的双手,欢迎,期盼你们的到来!(文:程生才)

责编:武学文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免责声明:凡未注明“来源中播网”的图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播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把你亲历的说出来 把你看到的拍下来 把你想到的写出来 每个公民都是记者 这里是你的话语平台
关于中国新闻播报】 【联系我们】  【理事单位】  【市场广告】 【版权声明】 【豁免条款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电子邮件:zgxwbb@126.com 即时客服:qq:1071325889 监督热线:010-52869066
版权所有 中播网       京公安网安备11010802015252号     京ICP备14032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