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书记情系八步沙

时间:2019-8-23 16:18:30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点击:4385 打印

本网讯(记者陈卫东 武学文 许保甘肃古浪报道)2019821日,习近平总书记专程来到甘肃考察。当天上午,习近平来到武威市古浪县黄花滩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了解易地搬迁群众生产生活及脱贫致富情况后。随后,他乘车前往八步沙林场,实地察看当地治沙造林、生态保护等情况,并与六老汉和他的后代们一块开沙压草。自此,有关甘肃省古浪县六老汉和他们的后代们一代一代接力治沙的故事又一次呈现在国人面前。让我们透过历史的风尘,来追寻六老汉和他们的后代们一代一代接力治沙的故事,那该又是一种什么样的触动呢

我伫立在活化了沙丘旁。一座座沙丘裸露着浑圆的肩膀,漫裹着被精心筛选过的一层薄薄的沙斗篷,向着家乡的绿洲和城镇游移过来。塞上的风咆哮着漫卷着沙尘而来,我仿佛听到绿洲在喘息,城镇在哀叹,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实在不甘心把地盘让给沙丘、戈壁、荒漠,便纷纷挺起身与狂风沙漠对峙,与恶劣的生态环境较量,演绎出了一幕幕荒沙与草木、生存和水的生活悲喜剧。六老汉则是这千千万万悲喜剧中的主角之一。

八步沙,在地图上还找不到它的具体位置,但它却是腾格里沙漠南缘的风沙口,国家“三北”防护林工程的前沿阵地。就是在这块名不见经传的沙漠边缘地带,如今却演绎出了一段感人肺腑的治沙故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有谁能够相信,眼下在中国农民皆为发家致富而辛勤奔忙的关键时刻,居然还有人为治理沙漠而无偿地忙碌着;如果不是身临其境,又有谁能体会到,在风沙肆虐的腾格里沙漠边缘,甘肃省古浪县土门镇6个年逾半百的老人还能释发出那么巨大的能量。

8月22日,当记者再次来到八步沙时,正逢习近平总书记刚刚视察完八步沙林场。放眼望去八步沙林场到处都是一片片长满柠条、沙枣、花棒、白榆等沙生植物的绿洲。但谁能想到在这片7.5万亩的绿洲的背后,却隐藏着一段感人至深的治沙传奇。在甘肃土门镇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西部小镇至今仍有一首民歌在当地广为流传:“当年风沙毁良田,腾格大漠无人烟。要好儿孙得栽树,谁将责任担两肩。六家老汉丰碑铸,三代愚公意志坚。”

这首民歌老调,唱的就是当地六个老汉和他们的子孙三代,连续37年坚守大漠、治理沙患的故事。

(该图由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鞠鹏摄)

1981年,年逾半百的土门镇农民郭朝眀、贺发林、石满、罗元奎、程海、张润源六人,以联户承包的方式,组建了集体林场,进驻沙漠治理沙害。六位年过半百却从未在沙漠中见过一棵树的普通农民,在林业技术人员的指导下,采取“一棵树、一把草、压住沙子防风掏”——这种当地在实战中总结出来的最经济实用的治沙工程技术措施,在蒸发量高达2000mm以上,降雨量不到200mm的沙漠,凭着不怕困难的精神和持之以恒的坚守,年复一年植树造林和风沙做斗争。

在沙漠中造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栽上、吹跑,再栽、再吹跑,继续栽……成活一棵树往往意味着栽种五六次。六老汉观察发现,在树窝周围埋上麦草就能把沙子固定住,树苗就能保住。由此,当地流传起一句顺口溜:“一棵树,一把草,压住沙子防风掏。”

种树容易护林难,好不容易种下的草和树,几天就会被羊啃光。六老汉就既当愚公,又当“包公”。每天日头一落就进林地“值班”,夜里12点再爬进沙窝休息,还没少跟放羊的乡亲“黑”过脸。

春季植树,秋季压沙,夏季和冬季护林,6家人40多口齐上阵,年纪最小的只有10多岁。就为这一片绿色,10年期间,六老汉用汗水浇“活”了4.2万亩沙漠。一个乔木、灌木、沙草结合的绿洲在八步沙延伸……

时光流转、岁月更替,八步沙的树渐渐变绿了,六老汉的头发却变白了。1991年、1992年,贺老汉、石老汉都因过度劳累和肝病相继离世,郭朝眀病退,三人之子郭万刚、贺忠祥、石银山继承父业。在后来的日子里,郭老汉、罗老汉也相继离世,第一代治沙人六老汉四个走了,剩下的两个老汉,年龄大了,也干不动了,但7.5万亩的八步沙才治了一半。

为治沙六老汉在拿自己的生命换绿色。当年的贺发林是昏倒在树坑旁的,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是肝硬化晚期。在这之前,老汉忍着疼种了人生中最后几棵花棒。住院后他对儿子贺中强说:“娃,这一片林,你去种吧。”

石满生前荣获全国治沙劳动模范荣誉称号。当地人说,他是累死的。石老汉去世后没有埋进祖坟,而是埋在了八步沙。他去世前交代:“我要看着八步沙的林子。”

如今,郭老汉的儿子郭万刚、贺老汉的儿子贺忠祥、石老汉的儿子石银山、罗老汉的儿子罗兴全、程老汉的儿子程生学、张老汉的女婿王志鹏继承了父辈们的事业,成了八步沙的第二代治沙人。在他们当中,郭万刚干的年头最长。1983年,31岁的郭万刚原本在土门镇供销社上班,父亲郭老汉生病干不动时,就让他辞了工作到八步沙种树。“刚开始我不愿意来,但是拗不过老父亲,就来干了三五年,回头一看八步沙不知不觉成了一片林海,就舍不得走了。”谁知郭万刚的这一个舍不得,就是35年。

今年已经66岁的郭万刚,每天都奔波忙碌在各个治沙点上,带人寻沙、掩埋被狂风刮出来的树根。去年,郭万刚的侄子郭玺又来到了林场,成为了八步沙的第三代治沙人。郭玺说,爷爷走的时候,跟我们兄弟四个交代过,在爷爷的四个孙子当中,必须有一个人去看护八步沙。现在大伯也年龄大了,所以我来到了八步沙,要把八步沙看护好、管理好。

就这样,六老汉子孙三代人不仅把7.5万亩的沙漠变成了绿洲,裹住了风沙侵蚀的步伐,而且还向风沙危害更严重的地区进军,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的转变。

俗语道:“先人栽树,后人乘凉。”但对于接力“绿色棒”的六兄弟来说却没有那么幸运。当初向沙漠挺进的六老汉中,四个走了,两个老得干不动了。老人们放不下那些柠条、花棒、红柳,走的时候约定,6家人每家必须有一个继承人,把八步沙管下去。

今年66岁的郭万刚,在1983年就被父亲叫来林场种树,当时郭万刚在供销社端“铁饭碗”。石满老汉去世后,郭万刚继任八步沙林场的场长。但郭万刚一开始并不甘心当这个“护林郎”,一度盼着林场散伙,好去做生意。他曾怼父亲:“治沙,沙漠看都看不到头,你以为自己是神仙啊!”

但1993年的那场黑风暴,却彻底改变了郭万刚。那一年5月5日,正是春意融融、万物生长的季节,17时左右,刚刚还晴朗的天,突然平地起了一阵风,带着土腥气。转瞬间,天就变成了一种令人压抑的昏黄,随即又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风大得邪乎。正在巡视林场的郭万刚和罗老汉被吹成了滚地葫芦,狂风掀起的沙子将两人盖住,两人就趴在原地四肢不停地刨沙自救。十几分钟后,一丝光亮从天上透下来,却又下起鹅毛大雪。两人顶风冒雪踉跄走了半个小时,迷了路,身上结了一层沙壳。好不容易碰见一个骑着骡子出来找牲口的村民,上前刚要打听路,骡子被两人的样子吓惊了,把背上的人掀了下来。第二天早晨,死里逃生的郭万刚听到一个消息:就是那场黑风暴“刮死”了周边23个人。

后来,郭万刚就把被窝搬进了八步沙。当时22岁的石银山长年带着3个人坚守在深入林场25公里远的护林站上,春节也不能回家。别人全家团圆,他只能在黄沙中眺望着远处村庄的焰火发呆。2005年秋天,石银山双腿患上了严重的湿疹,疼得走不成路,但他只回家休息了3天,又拄起拐杖进了沙漠。

春去冬来,花开花谢。如今48岁的石银山已经鬓角泛白。“六兄弟”也变成了六个“尕老汉”。

大漠的绿色,是用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和治沙人青春的流逝和岁月的沧桑一点一点换来的。

在八步沙林场,当年六老汉栽下的柠条、花棒已过了风华正茂的年纪,现在开花的都是“六兄弟”种下的。郭万刚指着远处正开花的沙生植物说:“新树接老树,一切都像我们治沙人一样代代传承不断。”2017年春天,郭万刚的侄子郭玺加入林场,他开着车穿梭在沙漠,成为八步沙的第三代治沙人。

事实上世上再美好的愿景,但在实现的过程中却难免波折连连。20多年前,这个林场就差点散伙。

1993年以前,林场靠当地造林补助生存,每人每月45元。但到了1993年到1996年,由于国家生态政策的调整,八步沙林场没有了造林补助,林场发不出工资,面临倒闭的危险。

据贺中强回忆:“当时他很茫然,就这么干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困难面前,郭万刚力排众议,决定在林场附近购置300亩荒地,再打一眼机井,种些小麦、玉米等粮食和西瓜、西红柿等经济作物,探索走出了一条“以农促林、以副养林、以沙治林,农林牧副多业并举”发展新路。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努力。1997年,靠着四处筹措和银行贷来的30多万元起家,林场买了地,打了井,当年就收入20万元。林场起死回生,集体有了收益。从此,治沙人变成创业者,创业者变成六股东。

治完八步沙,“六兄弟”又把眼光锁定在距八步沙25公里远的黑岗沙、双槽、漠迷三大风沙口。当年,他们便在黑岗沙栽了7000亩沙生植物。又是10年过去,三大风沙口已是林草丰茂。

2009年,“六兄弟”在林场的基础上成立八步沙绿化责任有限公司,在治好的沙地里发展沙产业,兼承接环境治理工程。2010年,公司收益开始反哺林场。

2015年“六兄弟”又在甘肃和内蒙古交界的麻黄塘承包沙漠15.7万亩,目前已经治理3万多亩。2016年,公司人马进一步壮大,两名大学生应聘加入公司,工程招标、治沙科技有了专业人才。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达2000多万元,实力不断壮大。从当初的的原始劳作发展到现在的科学化运作。

辛勤的汗水终于换来了丰硕的成果,随着公司的进一步壮大,六老汉和他们的后代们也终于圆了他们几十年的绿色梦。从1981年开始到2018年,37年时间他们共承包治理沙漠34、5万亩,栽植各类沙生植物3040多万株,栽植稻草近12000吨,播撒草籽50000多公斤。完成农田林网5300亩,栽植各类苗木30万株,修筑治沙造林道路43公里。完成通道绿化200公里。用生命和汗水浇筑了一条长10公里宽8 公里的绿色屏障,有效的保护了周边7800亩土地和4个村镇安全的,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

不仅如此,通过近40年的治理,现土门镇附近的沙漠已向沙漠腹地后退了15公里。由于周边沙漠得到了根本的治理。八步沙附近过去大片的国荒地也变成了古浪县山区移民的理想安置点。如今,落户八步沙附近的山区 移民点共有11个,移民人口近5万人。大量移民纷拥而来,尽管政府为他们建好了新居,安家落户了,但生存却是第一位的。移民分到的土地全是沙化严重的沙地,加之严重缺水,如何侍弄好这些土地,便成为当地政府和移民十分头疼的一件大事。

2018年2月,在当地政府的鼓励下,八步沙林场又在当地移民区流转土地1万多亩。并成立了古浪县漠缘林业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利用他们在沙漠里长期积累的经验,带领搬迁移民一起种植肉苁蓉、枸杞和红枣。

来自移民区为民新村的陈立寿告诉记者:他一家四口人,两个孩子,他家的土地流转后,他又返聘到漠缘公司打工,在自家的土地里打工不仅能挣到工资,还能学到技术,何乐而不为。他初步计算了一下,他们夫妻一年在漠缘公司能挣到5万多元工资。另外,他们全村有100多人在这里打工,人均挣工资两万多元。

(该图由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鞠鹏摄)

据八步沙林场场长郭万刚介绍:今年春种时,光给附近移民的劳务费就发放了300多万元。事实上我们流转土地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教会移民种地,等我们的种植产业成熟了,有了效益了,移民什么时候想要地,我们什么时候返还。今年流转了1万多亩,明年计划再流转1万多亩。争取让更多的移民尽快掌握沙化土地的种植技术,早日安居落业脱贫致富。

辛勤的劳作,终于得到了社会的认可。2019年3月29日,中央宣传部向全社会发布武威市古浪县八步沙林场“六老汉”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的感人事迹,授予他们“时代楷模”光荣称号。

2019年8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专程来到甘肃考察。当天上午,习近平来到武威市古浪县黄花滩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了解易地搬迁群众生产生活及脱贫致富情况后。随后,他乘车前往八步沙林场,实地察看当地治沙造林、生态保护等情况,并与六老汉和他的后代们一块开沙压草。

对此记者向第二代治沙人郭万刚道喜,他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着:“作为生长在沙漠地区的人,治沙种树是我们应该做的。没想到,这么点小事却得到如此高的荣誉;没想到,我们的总书记习近平不远万里来看我们,对此,我们还有什么说的,我们只有继续干,来守住这来之不易的绿色。”

多么朴实的语言,瞬间,郭万刚和他的同事们的形象在记者眼里再一次放大,37年来他们治沙的功绩历史不会忘记,而今天,他们再一次带领移民脱贫致富的创举更让全国人民感动!

责编:田靖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免责声明:凡未注明“来源中播网”的图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播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把你亲历的说出来 把你看到的拍下来 把你想到的写出来 每个公民都是记者 这里是你的话语平台
关于中国新闻播报】 【联系我们】  【理事单位】  【市场广告】 【版权声明】 【豁免条款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电子邮件:zgxwbb@126.com 即时客服:qq:1071325889 监督热线:010-52869066
版权所有 中播网       京公安网安备11010802015252号     京ICP备14032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