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号手的生涯

时间:2019-8-2 22:18:45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点击:3958 打印

建军节临近,记者特意拜访了新四军老兵吴会明。96岁老人微瘦的身体仰倚在中心医院老干部病房的床上,老人言语表达很好,但由于耳聋,听觉困难,记者在与他女儿攀谈中,回忆着老人81年前的军号手生涯。

1938年,彭雪枫率领的新四军游击队经过河南省确山县,解救了已当了4年劳工的吴会明,14岁的吴会明第一次听到了嘹亮的军号声,从此军号成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吴会明与彭雪枫第一次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想吹号,那嘹亮的军号给了我自由和希望”。手握军号,吴会明用一生来守护生命中最神圣的声音。

从1938年加入新四军成为彭雪枫身边的司号员,一直到1941年6月,吴会明跟随彭雪枫经历大小战役一百多次。从河南转战到江苏,再到安徽,从游击战到建立淮北根据地,部队从300多人扩大到2万多人。吴会明的军号声见证了新四军四师的壮大成长。

1941年,吴会明被抽调到新疆的骑兵团,成为了骑兵团的号手。此后三年中,吴会明的军号声成为骑兵团冲锋、奇袭、战斗时最嘹亮的声音。1944年,他再次回到想念的老首长彭雪枫身边担任号长。

1946年是吴会明在部队最后一次吹响军号,当时吴会明所在的华中军区警卫团在淮南阻击国民党部队。面对敌人一个整编师的包围追击,部队选择了决战,敌人的炮弹如暴雨般落下,轰隆的炮弹声中吴会明吹响了军号,号声吹散了敌人的军魂,鼓舞了我军的士气。一发急降的炮弹在吴会明身边爆炸,掀起的泥土将吴会明的身体埋进了炮弹坑里,巨大的冲击力使他一下失去了知觉,耳朵震出了血。当战士们把他从泥土中扒出来时,他的手里还依然紧紧攥着心爱的军号。经过医务人员的抢救,吴会明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左耳却永远失去了听力,司号员的生涯也随之结束了。此后,他就在后方从事后勤保障工作,直到1953年转业到地方参加工作。

1957年,为支援北大荒建设,吴会明来到佳木斯,军号响声仍然回响在他的心底。1965年他被调进全国最大的造纸厂----佳木斯造纸厂。因为战争年代的伤痕,他安排当了清洁工。20多年来,他像热爱军号一样去热爱工作,兢兢业业,认认真真的完成工作任务,而许多和他相处的老同志都不知道他是彭雪枫的贴身吹号员,不知道这个在工厂中当过装卸工,打扫过卫生间,扫过马路的老人有过特殊的军旅生涯。

每年,老人都会回到安徽省涡阳县新四军四师纪念馆,久久伫立,凭吊长眠在战争中的战友们,军号声仿佛再次回响在耳畔。

“离休后这么多年,党和政府一直没有忘记我,党的恩情咱不能忘。我是一名军人,还是一名党员,不管干什么事都要以军人和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不管干什么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吴会明说。年纪大了,身体差了,吴会明一直都坚持吃药或自己用偏方治疗,很少去医院。“国家现在还困难,我老了,不能再为国家和人民服务了,但是能省一点钱。”吴会明说。吴老身上的背心一穿就是十几年,补丁连补丁,省吃俭用的革命作风依旧存在吴老的身上。吴老的品格深深地影响着他的子女们,孩子们都像父亲一样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从来没有因为父亲是老战士,对组织上提出任何要求。大儿子吴延宏70多岁了,是日军侵华罪行陈列馆的一名志愿者,为参观者讲述过去的那些艰苦岁月,教育后人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军号,是军队的命令。在党的指挥下,吴老以军号为军令,激励了战士们取得战斗最后的胜利!嘹亮的军号,永远回响在吴老的心中!(本报特约记者:王景林  刘玉顺)

责编:田靖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免责声明:凡未注明“来源中播网”的图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播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把你亲历的说出来 把你看到的拍下来 把你想到的写出来 每个公民都是记者 这里是你的话语平台
关于中国新闻播报】 【联系我们】  【理事单位】  【市场广告】 【版权声明】 【豁免条款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电子邮件:zgxwbb@126.com 即时客服:qq:1071325889 监督热线:010-52869066
版权所有 中播网       京公安网安备11010802015252号     京ICP备14032489号